本站首页 | 中心概况 | 科研项目 | 学者专栏 | 学界视野 | 学术交流 | 服务社会 | 专题资料 | 成果展示 | 下载专区 
 
当前位置: 本站首页>>学界视野>>研究进展>>正文
 
探析羌族手工艺品的保护与创新设计
2016-09-23 14:34 张玉萍 周勇 


 

  民族手工艺品不单是旅游消费的需求品,更是一个民族精神气节的象征和文化的浓缩。设计生产不同特点的民族工艺品,除能即时反映当地民众的生活、生产现状,满足旅游市场的消费需求外,更重要的是保护、传承和发展民族文化,使其生生不息。然而,现代化、科技化、商业化的冲击,使传统的手工艺品正从我们身边悄然淡去。随之淡去的还有人与物的情感沟通,历史文脉的传承和发展,生命与自然的和谐共生。羌族手工艺品也不例外地受到了这样的冲击,再加上2008年的“5.12”汶川特大地震,使羌族无论是生产、生活、精神世界、人文艺术都受到了极大破坏,这为尽快提出完善的保护、发展羌族手工艺品策略增加了更为厚重的社会责任感。

1 羌族手工艺品的特征和发展现状

羌人制作工艺品技术精湛,有的制作技术已经失传,有的汇入中华民族工艺美术的制作技艺中,但仍有一部分保留于羌族的工艺美术中得到继承和发展。现代羌人制作的马鞍、耳环、手镯、帽花、各种挂饰、佩饰及石雕、木雕、漆器、织毯,尤其是挑花、刺绣等民间工艺,以其自身的民族传统风格、浓郁的地方情调、精巧的技艺,集实用与审美于一体,世代流传,装饰美化生活[1]

以羌绣、羌笛为代表的羌族手工艺品,是羌族思想文化、艺术观念和生活态势的物质载体,因地域和文化历史发展水平的差异而特色突出。在长久的时间国度里,羌绣、羌笛等手工艺品早已超越其本身的审美、实用功能而具有了强烈的人文特征,特别是“5.12”地震后,它更是成为羌族人民克服磨难、自强不息精神的象征。在这样的背景下,关注羌绣、羌笛为代表的羌族手工艺品并细致研究其在情感交流中、现实生活中、社会经济发展中的艺术价值并创造性地进行设计,可以让我们更全面地了解羌族人民的人文精神,更好地保护和发展羌族民间文化,更生活化地体现民族传统艺术的现实适应力。

多年来,国内外学者、专家对羌族文化的研究一直持续着,有重在对羌族传统文化、礼仪、社会生活态势做理论研究的。在众多研究中,更多关注的是以羌族手工艺品为代表的羌族文化如何保护其原生态的存在形式和社会价值、艺术魅力,而当代人们似乎还不能真切地感受到目前羌族文化保护的尴尬处境,不能真实体悟到保护和“活态”发展羌族手工艺品最应该思考和研究的应是将其与现代生活紧密相联、符合现代人需求愿望的现实适应力,通过与生活的融合让更多人知道、了解羌族文化并做到自身去关爱和保护它。

羌族手工艺品的文化属性决定了它与生活中各要素之间的紧密关系,并能处处体现羌族人民发自内心的人性关爱[2]。在这样的特殊背景下,羌族手工艺品的保护研究应重在关注其传统艺术的创新,并结合当地的经济恢复、建设来进行产业化的设计与开发,让其“在生产中保护和发展”[3]

目前市场上的羌族手工艺品形式多种多样,但大多都流于传统,只注重保其原汁原味,很少对其有大胆创新,以致让现代都市人认为如果在大街上穿戴、在家庭中摆设民族手工艺品会显得“老土”。因而在进行羌族手工艺品创新设计时,应立足羌族的传统文化,尊重羌人特有的生活、环境的同时,紧跟时代脉搏,在时尚语境中寻找传统民族文化与现代文化的契合点。

时尚作为一种社会文化心理,是在一个时间区间内社会流传很广、盛行一时的大众心理现象和社会行为[4]。时尚是既定模式的模仿,它满足了社会调适的需要,它把个人引向每个人都在行进的道路,它提供一种把个人行为变成样板的普遍性规则,但同时它又满足了对差异性、变化、个性化的要求[5]。时尚语境中,人们更注重生活的细节,愿探秘物质世界的广度和细致度,注重个性化的体现,希望能随心所欲地享受现代文明的同时还能在物质载体中找寻其浓厚的文化底蕴。这样的需求愿望提示我们在进行羌族手工艺品设计时,应让它既拥有传统文化特征,又能以时尚的亮点具备现实适应力。

民族文化的创造、传承和发展都是因其存在现实的需求,简单说来就是能“为我所用”[6]。以下方案是围绕羌绣、羌笛传统工艺品的形、色元素,在尊重羌族传统文化的同时将时尚语境构建其中而进行的羌族手工艺品的创新设计,分别是以羌族服饰元素进行设计的时尚人偶系列;以羌族图腾纹样为设计背景的置物桶系列;以羌绣为设计元素的挂饰系列;以羌笛造型为思考点的灯具系列以及将羌笛、羌绣、白石3种羌族文化元素融合在一起而进行的女性首饰品系列。这5个系列都是以人们生活中的一些小物品为出发点,体现了时尚语境中设计对生活细节的重视和关心,提出这些设计构想方案是想引起大家对羌族手工艺品的保护与创新设计的共同探讨和深入思考。

2 时尚人偶系列

将羌族古老的服饰文化与时尚用品相结合而进行的人偶设计,重在将羌族文化融入到生活细节中。设计在提供可以把玩、欣赏的基础上,还赋予它开瓶器的使用机能,让它能一物多用,这迎合了很多时尚消费者的需求。人偶头部设计运用了羌族男性常用的包头巾元素,人偶衣服图案采用了羌族常见的挑花、羌族云朵等图案,人偶整体造型呈圆滑型设计,使它成为极具时尚感的惹人喜爱的工艺品。借用工业生产和手工刺绣工艺来实现这个设计方案,可以让使用者无聊时在身边充当即时玩偶,在家里充当家居装饰品,在特殊需要时充当时尚开瓶器。

3 时尚置物桶系列

将羌族的特色图腾图案“羊角纹”与时尚用品相结合而进行的置物桶设计,其寓意是再现神秘羌族文化的同时,赋予它一定的使用功能,让人们既能观赏又能使用,感觉羌族文化是亲近的、与生活是相联的。

4 羌绣时尚挂饰系列

刺绣本身是在织物上用针穿引各色彩线所绣成的图案花纹,是我国传统工艺,而羌绣则有着羌族自己独具的审美价值、审美造型、纹饰图案及色彩规范,蕴含着深厚的羌族历史文化内涵。羌绣是羌族最具特色的文化产物,在国际上也很有知名度。它漂亮的图案、鲜艳的色彩、精湛的做工吸引了很多人,羌绣的知名度决定了可以把它运用到很多方面,更好的宣扬羌族文化。羌绣具有实用价值与保存价值,体现在装饰部位均为易损处,既有美化的功能,又能借密密麻麻的针脚,增强衣物的耐磨性能,延长使用寿命。羌绣分为挑花、绣、纳花、盘花、刺绣等。羌绣多以粗布、锦线缀成,黑底白纹,对比强烈,用于围腰、腰带、飘带、衣领、衣角、头帕、枕帕、钱包、香包、鞋面、鞋底、鞋帮等处的装饰,挑花刺绣的色彩以黑、白对比居多,显得朴素大方、清爽明快。用于羌绣的图案有100多种,种类与题材大多是反映羌族生活或自然景物,或植物中的花叶、瓜景,动物中的鹿、狮、马、羊、飞禽、虫、鱼以及风情人物等,多含吉祥如意以及对幸福生活的渴望和美好憧憬。如“鱼水和谐”、“团花似锦”、“三羊开泰”、“乾坤欢庆”、“鹿鹤回春”等图案,色彩艳丽醒目,形象活现逼真,凝聚了羌族人民对生活的祈祷和祝福,反映了他们超越现实的梦想与追求[7]

将羌绣运用到灯罩的设计上,灯罩形状可以是四边形、三边形、六边形,每个面都可以观看到羌绣。在实现灯光照明功能时可以利用光的照射将羌绣图案映射到使用房间的墙壁上,不照明时可以将它折叠成一个面挂在墙上,形成羌绣壁挂工艺品,从而改变观赏的方式。

另外将羌绣设计为车载挂饰,简洁造型配上绚丽的羌绣,让使用者在时尚空间里能感受到一种民族异趣和浓浓的文化意境。

5 羌笛特色灯具系列

羌笛是一种古老的民族乐器,旋律所及能吹奏高原情调、大漠风光,并能表达出娓娓动听、无限缠绵的乡情恋歌,因此成为汉唐时代宫廷音乐的组成部分,并被应用到军旅生活方面[8]。如唐朝诗人王之涣在《凉州词》中写道:“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唐朝诗人岑参在《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中写道:“中军置酒饮归客,胡琴琵琶与羌笛。纷纷暮雪下辕门,风掣红旗冻不翻。”

羌笛不只是一种乐器,它更是一种感觉,一种风情,在羌笛文化保护与传承发展上,不能仅从羌笛声音上去开发,其外形同样具有被开发的意义。要让人们记住羌笛的那种沧桑、悲情,形的延续和延展一样有震撼力和感染力。

将具有独特意义的羌笛与人们生活中的照明功能相结合而设计的壁灯系列,整体上是一支羌笛的造型。未使用时它是一个悬挂在墙壁上的羌笛装饰品;使用时,它的2个笛管会撑开成扇形形状,变成一盏具有浓烈民族特色的漂亮灯具。这样的设计思考会让人主动的去了解羌笛的文化背景,去关注和保护它,从而达到宣扬和传承羌族文化的目的。

6 羌笛、羌绣、白石组合设计的首饰品系列

羌笛、白石、羌绣被统称为“羌族三宝”,该套设计以这三宝为元素,将其浓浓的羌族味以时尚的形式表达出来。让佩带饰品的人们似乎能听到宛转悠扬的羌笛曲声,看到耀眼夺目而带有灵气的白石和流光溢彩的羌绣,从时尚的外形中梦回古羌,感受到羌族文化的灵气和瑰魅,并通过这套饰品将羌族文化中特有的灵气和瑰魅带给配用者。以上方案是在传统历史文化和高度的商业文明中找寻融合点,加入时尚元素并赋予它一定的使用功能,尽可能做到在保留羌族独特文化的基础上进行创新设计,使其不再只是用来观赏,而是更具有时代性、市场性和社会性。

7 结语

借助羌绣、羌笛的形、色、意来做设计提炼和创新,更想表达的是面对新的历史时期,在对待以羌族手工艺品为代表的民族传统文化时,除应传承其原生态的文化艺术外,还应创造性地将其发展,让传递羌族传统文化内涵和独特魅力的羌族手工艺品形成产业化,以带动当地旅游经济(如游客就地亲自制作羌笛、参与刺绣等),带动羌民热爱和继承自身民族文化,重建羌族人民的生产、生活热情,并以此为出发点,让羌族手工艺品等民族传统文化适应现代社会,在消费时代累积新的文化功能,并在一定条件下服务于现代生活。

参考文献:

[1] 蝉西.羌笛悠扬,路在何方?———从现代羌族的语言和文化中探寻现代羌族的发展道路[EB/OL]. (2007-05) [2009-06-03].http://tieba.baidu.com/f? kz=202486430.

[2] 周勇,张玉萍,杨为渝.从人性关爱看羌绣艺术[J].电影评介,2009,14(7月下):85.

[3] 吕品田.在生产中保护和发展———谈传统手工技艺的“生产性方式保护”[J].美术观察,2009,(7):5.

[4] 王峡.消费伦理与现代产品设计[J].包装工程,2009,30(2):189.

[5]齐奥尔特·西美尔.时尚的哲学[M].费勇,,.北京:文化艺术出版社,2001.

[6] 喇明英.汶川地震后对羌族文化的发展性保护研究[J].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2008,(7):63.

[7]王世琴.羌绣:羌族民间艺术的一朵奇葩[EB/OL]. (2008-11-06) [2009 - 06 - 01]. http://wh. peoplexz. com/353/2515/20081106085700.htm.

[8]LIXiao-feng.笛子的文化[EB/OL].(2007-04-30)[2009-06-05]

.http://fenglixlics05.spaces.live.com/blog/cns!dd815e3565b17add! 573.entry.

作者单位:西华大学

原文刊发于《包装工程》2009年第11

上一条:青川薅草锣鼓研究
下一条:北川民众对羌族灾后文化重建心理调查报告
关闭窗口
 
· 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研究——...
· 青川薅草锣鼓研究
· 探析羌族手工艺品的保护与创...
· 北川民众对羌族灾后文化重建...
· 四川北川羌族的民间规约与文...
-更多-

四川省哲学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民间文化研究中心

地址:四川省绵阳市高新区绵阳师范学院磨家校区综合楼
电话:0816-2579041  邮编:621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