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首页 | 中心概况 | 科研项目 | 学者专栏 | 学界视野 | 学术交流 | 服务社会 | 专题资料 | 成果展示 | 下载专区 
 田野调查 
 文化普及 
 对方对接 
 
 
当前位置: 本站首页>>服务社会>>田野调查
 
“西南田野的当地经验”北大系列讲座开场白


   

“西南田野的当地经验”北大系列讲座  

 

编者按: 20054911日,受北京大学著名人类学者 王铭铭 教授之邀, 张锡禄 先生(云南大理学院) 曾维益 先生(四川平武县方志办) 马尔子 先生(四川西昌民族研究所) 三位来自云南、四川“边缘”的民族文化研究者在“中心”——北京大学,就西南地区民族文化研究的个人经验开办了讲座。讲座精彩纷呈,给广大民俗学、人类学和民族学研究者和爱好者极大的启迪。也给我们目前民俗学、人类学和民族学的研究提供了新的范式。三位学者的研究进一步表明民俗学、人类学和民族学迫切需要走出象牙塔,走向田野。我们摘编于此,希望我们的民俗学、人类学和民族学真正由“边缘”走向“中心”。  

 

“西南田野的当地经验”北大讲座开场白  

王铭铭  

 

我们的教育中出现了一个误区,那就是只重视与国际接轨,忘记了与我们的过去接轨,特别是忘记了与20世纪上半叶的人类学和50年代的民族研究接轨。  

 

北大正式有“人类学”这个名词以来,13年过去了。以往我们办了不少学术讲座,请的大多是海外学者。请海外学者来讲学,意义很大,可以让我们开目界,了解国际人类学的现状。可是,这些年来我渐渐感到,我们的教育中出现了一个误区,那就是只重视与国际接轨,忘记了与我们的过去接轨,特别是忘记了与20世纪上半叶的人类学和50年代的民族研究接轨。50年代以前的人类学家,大多被承认为人类学大师了,他们在50年代以后带出的一批民族研究者,也有很高成就和学术地位。而受50年代成长起来的那代人类学家影响的学者,并没有全部得到机会在高校和专业科研机构任职,他们身处被研究的地方,对这些地区的民族文化、风俗和文献都十分熟悉,据我看,他们研究成就实际已超过了“学院派”。我在东南地区调查时,感到对我最有益的就是那些地方学者的研究,他们做事谨慎而严密,知识也很广博。这几年,我在西南地区进行了一点研究和讲学活动,其间认识了一些地方研究者,今天这三位,是远方来客,他们是从西南来的地方民族文化研究精英。大理民族文化研究所的 张锡禄 先生,平武县方志办的 曾维益 先生,四川省凉山州民族研究所的 马尔子 先生。他们来,我很高兴。今天在座的听众,可能不认识这三位先生。他们和我以往请来的人不同,我以往请来做讲座的,动辄就是某某外 教授,带着某种对我们来说奇异的面孔出现,讲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我不是不喜欢海外的朋友,但坦白说,今天这三张面孔,这些年我更想见到。三位先生常年在某一个地方作田野,自费做研究,掌握了异常丰富的资料,整理和发表的著述很丰富。从他们的生涯里,我读出不同于我们的故事,认定这些故事对在座的也会有启发。我请他们来北大,意思在是要在这个自诩为“中心”的地方,加进“边缘”,使“边缘”成为中心的镜子。我便不多说了时间留给来讲座的各位。  

   

四川省哲学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民间文化研究中心

地址:四川省绵阳市高新区绵阳师范学院磨家校区综合楼
电话:0816-2579041  邮编:621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