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 2
| 本站首页 | 本站专题 | 图片新闻 |
| 中心建设 | 科研项目 | 学术动态 | 学者简介 | 成果展示 | 学术交流 | 特色民风 | 田野调查 | 图书资料 | 表格下载 | 普及宣传 |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成果展示>>研究人员成果

邛窑陶瓷艺术的语言特点
  发表日期:2016年9月24日  共浏览73 次      作者:王崇东 何毅华  【编辑录入:mszx
     字体颜色: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 【图片上滚动鼠标滚轮变焦图片】 

 

:任何事物的发展都会经历创建、发展、衰落三个阶段,邛窑陶瓷也必然会遵循这一规律。而深究邛窑发展兴盛的客观原因,又会发现这与当时邛崃地区的传统文化和气候条件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甚至从某个角度而言,邛崃陶瓷的发展印证了川西文化艺术的兴衰。本文通过对邛窑各个历史时期中社会人文环境的研究,来寻找出邛窑发展、成熟、辉煌、衰落的客观原因。和其独特风格形成的发展脉络。并通过对邛窑产品的工艺特点分析、个别器物研究和传统文化的关系来求出邛窑产品独有的实用性、艺术性、精神性等艺术语言特点,从而得出结论:邛窑陶瓷有着独特的地域文化语言特征,是中国传统文化精神与民间陶瓷工艺相结合的典型代表。

关键词:工艺特点;文化内涵;世俗化;艺术化;宗教化

 

引言

“邛窑”是分布在四川成都近郊邛崃市境内的四处古瓷窑遗址,据已知的史料分析来看:它创烧于东晋,发展于南朝,成熟于隋,兴盛于唐、五代,终烧于南宋中后期,前后共经历了约800多年时间。是四川地区古瓷窑遗址中面积最大、窑包最多、烧造时间延续最长、产品流散最广、社会影响最大的民间瓷窑。邛窑早期以烧制青瓷为主,在隋时创烧的高温彩绘瓷据现有的资料来看为中国釉下彩绘装饰的鼻祖,唐时以邛窑三彩器著称。在五代十国时期,曾为前蜀王室烧造贡瓷,从已发现的产品看,无论是其工艺性、艺术性成就都非常显著,是四川民窑中最具代表性的古窑。

1工艺特点

邛窑最具有代表性的产品是邛三彩器,这与当时著名的唐三彩有所不同,具体表现在:1.釉料化学组成不同,唐三彩为铅釉,邛三彩为石灰釉;2.着色剂不同,唐三彩以钴为蓝色着色,而邛三彩以氧化铜着色;3.装饰手法不同,唐三彩以平涂釉料作为装饰,而邛三彩以一种画的方式来表现,有各种图案,并且邛三彩有时在化妆土上彩绘后,再上透明釉,有时则在乳白釉上彩绘,这对后来形成的釉上彩和釉下彩有极大影响;4.烧成温度不同,唐三彩烧成温度为950-1050℃,为三彩陶。而邛三彩烧成温度为1200℃,已接近瓷器的温度,故而被称为高温三彩瓷。

1.1成型特点

邛窑瓷器品种丰富,有文具、酒器、陈列器、茶器、乐器、碗、坛、罐、造像、玩具、砖瓦等十余种,但其成型方式主要以轮制、模制和手工捏塑三种。其中尤以轮制产品最多,还有一些是以综合性的成型方法即各种手法交替使用。因而产品显得多样丰富。

1.2装饰特点

邛窑陶瓷的首要特点是坯体普遍地使用了白色的化妆士。这是因为邛窑所用原产地的瓷土含铁量高。胎泥制作不精细,烧制出的器物粗糙且成色不佳。为克服这一缺陷,让器物表面光洁亮丽,陶工们便在坯胎上用精挑细选的白色泥浆均匀地涂抹一层。经过高温锻烧后便呈现一种乳白色的外表,从而提高了产品的色泽表现力。在装饰上,早期的青瓷器表面均无任何装饰,隋唐时期则广泛应用印花、划花、贴花、釉下彩绘、彩点、彩斑、弦纹,附加堆纹等。釉下彩绘是邛窑的特色产品,它是在隋代釉下点彩、斑彩器的基础上发展而来,到唐时达到较高水平。内容非常丰富,彩绘技法多样,随心所欲,随意而作,图案简洁,用笔粗放,书法意味较浓,是邛窑中的精品,据考证其生产时代早于长沙铜官窑,可谓釉下彩绘瓷的鼻祖。

1.3造型特点

邛窑出土的器物造型都非常优美,富有拙意。无论是拉坯成型的盘、碗,还是印模、捏塑成型的俑和动物,都显得落落大方,决无人工故意雕凿的痕迹,形态简洁明快,既来源于生活实践,又顺应时代的潮流不断改进。艺术性强,特别在一些捏塑成型的动物和人物造型上,更显得随意生动,艺术性较高。删繁就简、重写意。妙在似与不似之间,不讲究绝对的对称和比例,合理变形,适度夸张,手法宽松自然,往往妙趣天成。进步。邛窑酒具品种繁多,既有中国传统的酒具还有受波斯、西域文化影响的酒杯。其中三彩鸭式杯最具特色,鸭杯首尾相接,釉色随意自然浑然天成,造型非常生动。因它极似西方的一种用动物头装饰的“来通”金银器皿。有学者认为它很可能与中、西文化交流的结果

1.4烧制特点

邛窑窑炉主要以马碲形半倒焰窑和长条形斜坡式龙窑为主。从已知的材料来看,当时邛窑以柴为主要燃料。邛窑的精美产品取决于当时先进的烧制工艺,当时已开始使用圆筒式匣钵,从一匣钵残片上有“贞元六年润”可证明唐时已普遍使用。匣钵的使用,使得邛窑产品的质量得到极大的提高,避免了烧制过程中瓷器表面颗粒、气泡的出现。使产品着色稳定,表现力大大加强,这都是使邛窑产品得以名扬天下的重要条件。

2文化语言特点

2.1酒文化对邛窑的影响

邛崃自古产美酒。在漫长的岁月里,有众多的文人墨客与邛酒结下了不解之缘,为邛酒写下了脍炙人口的诗章。西汉年间反对封建思想,追求爱情自由的卓文君与司马相如就是在邛崃琴音相通,当垆卖酒,演绎了一段千古佳话。从此邛崃陶瓷的发展便与邛酒结下了不解之缘,至今此地仍以盛产文君酒而闻名。

美酒配美器。邛酒的发展也带动着整个邛窑的瓷器宋代邛窑瓷酒具五花八门、品种繁多,有的窑工在酒坛上直接刻画,书写与酒有关的诗句和谚语。饮酒器以碗、杯(高足杯盏)、台盏为主等。台盏是我国古代一种较高级的酒具,它是由盏托加杯(或高足杯和中小型碗)配套使用,台盏托盘下多出一高圈足,托盘上部中央处有一凹型圆座,极象今天在川西仍广泛使用的盖碗茶盏。当时台盏的使用有一定的规格和要求,常在宴会、祭祀中供地位非常重要人员使用。由此可见当时邛窑酒具类陶瓷器的发展已是非常成熟了。

2.2茶文化对邛窑的影响

“茶”不仅是四川的特产更是邛崃当地的著名物产,西南地区的这种温和湿润的亚热带气候,特别适合茶树的生长。清代顾炎武《日知录》说“:秦人取蜀,始有茗饮”。可见蜀地产茶的历史十分悠久。

古来今往,许多人在敬酒的场合不胜酒力,便以茶代酒。茶水在盛大酒宴或接待贵客时普遍使用,无形中促进了茶具的生产。唐代开始,邛崃茶便年年进贡皇宫。贡茶生产一直持续到宋元之际。此间著名的茶叶专著陆羽的《茶经》问世,深刻地影响了当时茶文化的发展。

唐代陆羽《茶经》中,列举了几十个茶区,其中就提到了四川的邛州。所谓“酒壮英雄胆,茶引文人思”。品茶在当时的唐代是一种非常高雅的享受。

邛窑产品中就有饼足敞口茶碗。此外,邛窑出土的横柄带流匮,实为茶铫。《说文》:“铫,温器也。”注“今煮物瓦器谓之铫子”,唐代诗人元稹《茶》诗中有“茶者味嫩……铫煎黄蕊色,碗转麦菊生花……”。可见“铫”是一种带流的煎茶工具。而鱼形碾磨器也是研磨茶叶的工具,这也与当时人们的喝茶习惯相关,声誉远扬的邛窑省油灯盏,在唐宋曾风靡一时,广为流传,据《陆放翁全集·斋居纪事》:“书灯勿用铜盏,唯瓷盏最省油。蜀中有夹瓷盏,注水于盏唇窍中,可省油几半。”又《老学庵笔记》云“:《宋文安公集》中,有省油灯盏诗,今汉嘉有之,盖夹灯盏也。一端作小窍,注清冷水于其中,每夕一易之。寻常盏为火所灼而燥,故速干,此独不然,其省油几半。”省油灯的制作方法先做一个腹体较深的杯盏或碗形

坯件,再做一个与之能扣合粘接的杯盏或碗的坯件,形状浅而坦。两者扣合粘接牢固,在下层上端腹侧挖一小孔与腹体相通,最后粘接上管状嘴和可以提拿的柄。灯的使用法,是把灯芯及油置于灯盏表面的内凹处,然后注清水于盏唇窍中,即灯盏腹侧中上部与夹层相通的小

孔管状嘴中,可达到降低油温,减少蒸发,节省油耗的

要磨茶要煎茶。

唐代邛窑茶具釉色有翠青、青绿、青黄等色,由于瓷胎选料好、淘炼细、质地细腻、釉料配制科学,施釉仔细认真,故釉面光整润亮,带有强列的青玉之感,其装饰手法,既有中国传统文化的特征,又有异国的味的特点。因而文人士大夫对之大加称道,许多诗人用热烈的诗句,毫不保留地赞美邛窑青釉茶具的精美。至宋朝因皇帝徽宗赵佶亲著《大观茶论》,倡导茶学、弘扬茶文化,使茶文化“益穷极出新,而无以加矣”。宋代的茶文化更加深入。尤其“点茶”、“斗茶”之风流行,这就促进了黑釉窑系列茶具的生产。而邛窑因造型、釉色均不适应当时的主流审美故而日渐衰落,最后随时间的推移而退出了历史舞台。

3艺术语言特点

3.1世俗化

邛窑的世俗化特点首先体现在它的实用性。实用性是古代民间窑厂兴盛发达的必要条件,因为它的存在必须要满足人们的基本使用需求,这是其存在发展的根本和源泉。一件陶瓷器首先是实用,再说造型和釉色的美观。这点晚唐到宋时极为著名的省油灯便是最好的例证。

我国除邛窑生产有省油灯盏外,其他瓷窑尚未发现烧造此种器物,省油灯盏的出现,在当时技术条件下确实是一件了不起的首创,它体现了古人的聪明才智,同时也满足了当时读书人清贫苦寒、节约开支的客观要求。因而从晚唐到宋一直生产,拥有极强的生命力。邛窑的世俗化还体现在它的多样性。多样性最大的优点便是能满足各种人群的需要:老人的需要、小孩的需要、文人的需要、胡人的需要……。据统计邛窑产品共计十余种类,上百种样式。这就使得邛窑的产品一直拥有数量众多的使用者,并且在不同的历史时期能根据当时的社会、思想、审美和经济情况的不同,而对产品做灵活的变通。例如唐时仿照胡器所烧制的鸭形酒杯,便是为了满足当时的胡人需要所做。因势就利、顺势而为,或许这正是邛窑产品能烧造几百年的缘由吧!

3.2艺术化

中国传统陶瓷既是供生活必需的实用器,同时也是具有审美功能的空间艺术,中国传统陶瓷艺术是由“一阴一阳”之“道”的意识来构建它的空间。“形而上为之道,形而下为器”,因此十分强调运用线条来表现节奏韵律关系,显然这种“韵”的表现来自于“意境的需要”因为“神韵”高于“形真”这是中国艺术偏重于表现的必然选择。故而谢赫“六法”即以“气韵生动”为首品,邛窑的瓷器更是体现了这一传统美学思想。无论其外观是静态的容器或一尊威猛的舞俑,在造型上都注重表现对象之主要特征和形态,合理变形,适度夸张,神采为上,形质次之。手法上自由宽松,一件件佳作妙趣天成。但从精神意义上去看,其容纳的却是意识与观念的融合,一种神韵的写照。一瓶一罐、一杯一碟,均表现出精神活动的无限性

和物质存在的无限性,其陶瓷型器两条轮廓线的韵律,生生不息,装饰其上的纹样,也寓意为一种精神的象征,打破了时空的限制,采取“近取诸身,远取诸物”的办法,众采成文。追求精神和物质并存,存在与意识并容,以表现为主,再现融于表现的“韵”的形式来实现陶瓷艺术中“意境”的创造。中国艺术舍形夺神、以“韵”显神,这是中国意象艺术的精髓,邛窑中捏塑人物动物产品最能表达这点。生动活泼、浑然天成。这是伟大的民间艺术家抓住所表现对象的主要特征和形态,合理变形,适度夸张,神采至上,形质次之,手法自然,在不经意间体现出一种朴实,大气之“韵”。这与唐代那种“泱泱大国”的气度,交相辉映。“韵”是“神”的外在表现,“神”是“韵”的内在本质。在追求和谐美的本质的前提下,根据“人与自然统一”的思想来进行创构。在侧重表现的同时,带有丰富的摹拟、写实、再现因素。但这些再现因素已经经过了心物交融的过程。邛窑陶瓷在形、色、质的综合处理上都非常和谐统一。无论纹样的构图、造型和色彩,或放或收;或方或圆;或粗或细;或艳或雅;都服从器皿整体造型之气势。民间陶工贴近生活,取材鲜活,更善于抒发性灵。邛窑随心所欲的人物造像少有雕饰,虽难免粗疏,但却原汁原味,朴拙生涩,妙在似与不似之间,既象产品更似玩具。邛窑手捏人物、动物的粗犷、质朴正是一种自然、纯朴、大气之“美”。用彩最多二三种,黄、褐、绿,薄釉随意交替。彩、釉、胎在窑温下的交融恰似一幅写意的中国画一样,墨、彩、水的奇妙变化使得这一艺术效果达到完美的升华。古代陶工正是通过器型和装饰的神思妙构,抓住陶瓷烧制过程中所产生的偶然变化,因势利导,综合利用,集中体现出某种共性的情感特征。以抽象的、富有韵律的线性语言;以乐观化、情趣化的甚至带有随机性的象征形式创造出“合乎天道,优于人意”的陶艺精品。充分地体现着创造者—

陶工们的神采和智慧。

3.3宗教化

在中国宗教史上,从来没有哪种外来宗教会像佛那样对中国人的文化观念和意识形态产生如此重要的影响。魏晋时期连年的战争更使佛教教义深入人心,而统治阶级也利用这一宗教来为其政治统治服务,因此佛教在各个时期的中国化使它产生了更为广泛和深刻的影响,无论在南北朝时期以“直指本心”、“见性成佛”为本义的“禅宗”,还是隋唐时期佛玄相容的文化融合,禅宗把佛教的心性论与中国儒家的处世哲学结合起来,把般若空观向泛神论方面发展,这都体现了全然不同于印度佛教的新面貌,这种新面貌不仅使佛教思想成为隋唐思想文化一个极其重要的方面,对唐代的艺术思想和美学观念也产生了深远影响。因此在邛窑的瓷器中我们不仅能看到南朝时期造型庄重、圣洁的“青瓷莲花纹壶”,也能发现唐代随意自然的“黄绿釉贴莲飞天高足熏炉”,它以模印的飞天莲花瓣,错落有致的一片片贴在高足器坯体上,形成一朵变化丰富,栩栩如生的莲花熏炉。邛窑瓷器中还有许多佛像题材的作品,文殊菩萨像陶印模以“智慧”知名的文殊菩萨戴帽着装,双手合一,骑于狮背,高发髻,面清楚,线条简练,特别是背光线条较为流畅,立体感强,神情慈祥,逼真之极。充分说明当时佛教的盛行。三彩普贤俑形神兼具,更是邛窑瓷器中的精典之作。

 

邛窑还有一些随手捏就的双手合什、神态安祥的小熊人,和五体投地叩拜长头的信徒塑像。肃穆的神情传达出当时人们发自内心的虔诚。真实的再现了当时社会人们对“佛”的心态和民间宗教信仰者的狂热,具有极强的感染力和震撼力。

4影响及其意义

邛窑虽终烧于南宋末年距今已有数百年之久,但它对四川地区陶瓷器甚至对长沙窑器物烧造都有巨大的影响。在晚唐时期极为兴盛的湖南长沙铜官窑,无论其造型、釉色、纹样也都与邛窑有直接的传承关系,邛窑陶瓷艺在其发展的历史过程中所显现出来的精光内蕴的釉色,圆浑柔美的造型,意蕴深藏的装饰,端庄大方的神韵以及在陶塑艺术中的寓巧于拙,寓动于静,以内在美取胜的美学倾向,都符合中华民族所特有审美情结,反映了中华民族对内心世界的追求。这也是古代陶艺家以自己的“气息神情为灵魂”结合对当时思想文化的感受创作而成的结果。中国陶瓷艺术辉煌的过去已经成为历史,重振中国陶瓷艺术雄风,不仅仅需要技术方面的努力,更需要对传统文化的领悟。它要求我们不仅能够创新,还要能够继承、挖掘传统文化,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地去创作出具有中国特色、地域特征的现代陶艺。“以古鉴今,不断进取”,这正是中国现代陶瓷艺术发展的必由之路。

 

 

 

参考文献

[1]中国硅酸盐学会主编.中国陶瓷史.文物出版社第一版

[2]吴战垒.图说中国陶瓷史.浙江教育出版社,第一版

[3]耿宝昌.邛窑古陶瓷研究.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出版社,第一版

[4]陈淞贤.中国传统陶瓷艺术研究.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第一版

[5]吴中杰.中国古代审美文化论第一卷.上海古籍出版社,第一版

[6]熊寥.陶瓷美学与中国陶瓷审美的民族特征.浙江美术学院出版社,第一版

[7]朱顺龙,李建军.陶瓷与中国文化.汉语大词典出版社

[8]周世荣.长沙窑彩瓷.福建美术出版社第一版

[9]四川古陶瓷研究.四川省社会科学院出版社第一版

[10]邛峡文史资料第二辑.四川省邛崃县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编第

                       

 

作者单位:四川教育学院

原文发表于《中国陶瓷》2010年第5


上一篇:论羌族独特的配偶神信仰*
下一篇:北川羌文化旅游纪念品设计中对羌绣纹饰的再应用

 相关专题:

·专题1信息无

·专题2信息无
 
  热门文章:
 · 四川民俗文化论著索引数据库 [7808]
 · 民间文化研究中心资料室简介 [5014]
 · 中心参加首届康藏国际研讨会 [4755]
 · 中心参加2007̶ [4530]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2017年4月27日 星期四


 

Copyright 2004-2008 Research Center Of Folk Culture Rights Reserved
民间文化研究中心 版权所有 2004-2006
地址:四川省绵阳市高新区绵兴西路166号,绵阳师范学院磨家校区,邮编:621006
电子邮箱:mszxmy@163.com 电话:0816-2579041
页面执行时间:78.125毫秒